当前位置:寺郎资讯>科技>团彩弹窗 高风险金融机构如何处置? 衡水银行提供了一个案例

    团彩弹窗 高风险金融机构如何处置? 衡水银行提供了一个案例

      时间:2020-01-11 18:45:15   点击:2357

    团彩弹窗 高风险金融机构如何处置? 衡水银行提供了一个案例

    团彩弹窗,高风险金融机构如何处置?这家全年净亏损5个亿的城商行提供了一个案例

    安毅 

    今年两会期间,监管部门高层频频“吹风”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整体来看,虽说高风险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处置的法律框架已基本形成,但在实践中仍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

    如何真正实现处置?日前,衡水银行披露了该行2018年年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案例。根据官网信息,这家位于河北的小型城商行,是“全省城商行排名倒数第一、全国唯一的高风险行”。

    从年报的数据变化中,或许可以窥得高风险金融机构的一些处置举措:

    1、增资扩股,增强风险抵补和防御能力:通过去年的大规模增资控股,该行引入东旭集团作为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东,资本充足水平迅速提升;

    2、加快不良真实暴露和处置:不良贷款率明显提升至4.19%,关注类贷款压降86%,直接影响当年净利润净亏损5亿元;全年共核销及转出不良超过20亿元;

    3、恢复重建,经营脱困:在贷款增长不达预期的情况下,加大债券、非标资产投资力度,保证当年拨备前利润增长,高于预期目标30%以上。

    “生死边缘”、“沼泽地”

    今年4月中旬,衡水银行召开2019年度工作会。此次会议上,该行高管将过去的2018年称之为该行“转型提质脱危解困的关键一年”。

    所谓“脱危解困”,在该行董事长曲俊杰的发言中,是该行员工在2018年用了一年的时间干了三年的活,“将衡水银行从生死边缘拉出了‘沼泽地’,回归到正常发展的轨道”。

    “生死边缘”、“沼泽地”,什么样的经营状况才会用这样的词语来描述?

    数据显示,2018年以前,该行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下滑,2015年、2016年、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分别达5.8%、48.8%、24.5%。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下滑37%、8%。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开始,该行资产质量急速恶化。当年,该行“关注+不良”贷款占比从年初的5.5%左右迅速增至9.3%,并在随后一年突破10%。这也直接对该行的利息净收入乃至净利润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引入战略投资者控股

    如何脱困?首先要有资本处置风险。2016年,结合增资扩股,衡水银行首次启动了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由市金融办牵头成立了衡水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考察小组,分别赴北京、石家庄等地对意向投资者进行考察。

    2017年,该行确定引入东旭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持股约14%,后者成为该行第二大股东。东旭集团执行副总裁曲俊杰也接任衡水银行董事长,他此前曾任珠海华润银行深圳分行行长。

    官网信息显示,东旭集团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两百余家全资及控股公司,构建了光电显示材料、高端装备制造、石墨烯产业化应用、新能源与环保、产业园区、生态健康等多元产业板块。 

    2018年,该行再度开展大规模增资扩股,将注册资本翻番至28.2亿元。其中,东旭集团持股数量进一步增至50%以上,成为衡水银行的控股股东,原第一大股东衡水市财政局则退居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从15%左右降至约11%。

    截至去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超过14%,较年初提升2~3个百分点。

    加快不良暴露和处置,全年净亏损5个亿

    除了通过大规模增资扩股,引入先进的战略投资者,增强风险防御能力,衡水银行还“数清家底”,在2018年加快不良真实暴露和处置。

    关于资产质量的一组数据显示:

    1、不良贷款: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增82%至10.4亿元;不良贷款率从2.47%增至4.19%;

    2、关注类贷款:2018年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较年初压降86%至2亿元;关注类贷款占比从6.1%降至0.8%;

    3、资产减值损失:2018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2亿元,同比增长1026%;其中,全年核销及转让不良超过20亿元,同比增加12倍以上。

    该行也在年报中表示,去年该行充分利用催收、核销、打包出售、以物抵债、股东收购等多种手段,不断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

    真实暴露及处置的结果,则是一份堪称“难看”的净利润数据:去年衡水银行全年净亏损近5亿元,同比大降376.5%。

    此外,截至去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不到110%,较年初下降约75个百分点,低于监管要求;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例接近80%,连续两年不达监管要求(小于等于50%)。

    恢复重建、经营脱困

    加快不良真实暴露及处置的同时,去年衡水银行也“恢复重建”,全年营业收入、拨备前利润均实现较快增长。

    截至去年末,衡水银行总资产突破600亿元,较年初增长39.4%。但值得注意的是,该行贷款总额全年仅增长2.6%,新增贷款在总资产增量中的占比不到4%。

    与此同时,去年该行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资产分别增加28亿元、75亿元,增幅分别为180%、97%,成为主要的资产增量。前者以债券、基金为主,后者则是以非标为代表的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投资。

    此外,去年该行同业资产也呈现较快增长,拆出资金、存放同业余额分别较年初增加41亿元、7亿元。

    正常收息的贷款占比增多,以及其他类资产的增加配置,促使该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近14亿元,同比增长80%,实现拨备前利润7.5亿元,超出该行预算目标约32%。

    “不重蹈历史覆辙”

    展望2019年,该行董事长曲俊杰在年度工作会上提出几点要求,其中包括:

    1、加快发展,实现“两个再见”,向全省城商行排名倒数第一、全国唯一的高风险行说再见,不重蹈历史覆辙;

    2、强本固基,坚持“三位一体并重”,夯实经营管理基础,必须坚持“改革、发展、管理”三位一体并重;

    3、恢复重建,坚定不移抓内控合规建设、控制信用风险、加大改革力度、加快业务发展;

    曲俊杰表示,要“平安、稳定地走过2019年,让衡水银行真正站起来,真正实现从爬出来到站起来的转变”。

    公开信息显示,衡水银行成立于2002年初,其前身是衡水市城市信用社。2009年和2013年,该行先后改组、更名为衡水市商业银行和衡水银行,是衡水本地唯一一家市属地方法人银行。

    © Copyright 2018-2019 hokenhikaku7.com 寺郎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